当前位置:噼啪主页 > 文学 > 都市生活 > 重生秋华再现文学

重生秋华再现文学

收藏
作者:
佟言
字数:
1890881
类型:
豪门世家

重生秋华再现文学名站在线读书资源列表

重生秋华再现介绍

性格孤僻清冷的技术女强人,遭遇空难,再次醒来,变成异国病弱小女孩,
   在陌生的欧洲社会里,经历了以前从未体验过的生活,内心的淡漠慢慢消融,
   她要逐渐适应新的环境,一步一步再现辉煌。

《重生秋华再现》文学评论:

评论 1 楼
[打赏]土二汪为佟言用心求来了一枚平安符,重生秋华再现怎么可以:土二汪打赏佟言100起点币这本书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评论 2 楼
[长评]苏苏--小剧场:当一切时光错乱,乔恩还木去非洲,诺南弟弟还很空,小紫小朋友还木离开艾德林身边,艾德林童鞋性格不闷骚时…某天清晨,阳光明媚,空气清新。时间:六点地点:艾德林和乔恩的爱心小木屋乔恩西装笔挺,艾德林童鞋一手拿着洋娃娃,一手打着哈欠。乔恩大叔弯下腰慈善的摸着艾德林的头说:“粑粑今天要和雪莉姑姑要粗去办事情,你和小紫要乖乖呆在家里表乱跑哦。”艾德林心想:乔恩要和雪莉出去约会!小紫心想:最好你出门,我又可以和艾德林独处了。、艾德林撇撇嘴,抗议:乔恩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不会搔饭。乔恩,囧:这个、等下我叫诺南格格来帮你们烧。小紫:(好耶,原来中午都不回来!可是为什么要诺南来!我们其实可以一顿不吃的…)艾德林妒火丛生:(好挖,原来中午都不打算回来!哼!)你走吧。我去睡了。乔恩:小紫:…地点:艾德林闺房艾德林睡懒觉中…小紫拍了拍艾德林。艾德林翻身。小紫继续拍。艾德林掀开被子,狂暴:做啥!小紫低着头,弱弱的从背后拿出了画板艾德林:那你去画啊!(没人拦你啊!)小紫继续萌眼看着艾德林。艾德林:(看在你诚信诚意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起来吧。)小紫笑得一脸明媚,拖着不情不愿的艾德林走进了画室。地点:浴室。浴室内传来艾德林的尖叫:“亚瑟文!你干嘛脱我衣服!”小紫不吭声。继续扒。自我催眠:(我叫小紫、我叫小紫…)艾德林:“水好冷!你给我出去,我要自己洗!”小紫童鞋被推出浴室。脸上没有半丝不快,反而透着兴奋。他转身进了画室,开始掏衣橱。鹅黄色华丽礼服裙、蕾丝花边小袜、黑色平底小皮鞋、他捧着一堆衣服守在浴室门口,笑得一脸荡漾。十分钟…小紫,开始摆弄小皮鞋。二十分钟。小紫开始扯花边袜。半个小时。小紫开始数礼服裙上的钻石…一个小时。啪!小紫强行拉开浴室的门,看到了某个在浴缸里睡的流口水的少女…拖出来,擦干…穿上…!“亚瑟文!”某女惊醒。小紫无视之,继续帮她套裙子。艾德林挣扎。“我已经十八岁了!可不可以别给我套小朋友衣服!穿不下!”小紫艾德林板着脸,过着浴袍,回房换了套衣服。烟熏妆、抹胸裙,黑色丝袜,高跟鞋鞋…艾德林往椅子上一坐:“喏,画吧!”、小紫:囧时间流逝,匆匆的快到中午。诺南童鞋赶到。艾德林依旧摆着姿势“好了没有…”小紫:(快了)加速…叩叩叩…艾德林迅速起身,“乔恩!”拉开大门,诺南一手挎着菜篮子。里面装着各种菜。一手提着塑料袋,里面放了一瓶红酒。不远处有一辆脚踏车。已锁好。“耶?诺南!”诺南,囧:“艾德林,你怎么打扮成这样!”小紫提着画笔追出。听到诺南的这句话,内心无比赞同。艾德林不爽:那我该怎么打扮?诺南:你是我的公主!当然应该打扮的纯洁而高贵!艾德林:你不知道现在流行女王吗?你不知道御姐更受欢迎吗?诺南,囧:你以前不这样的!你以前穿的很清新的!小紫,继续点头。艾德林:哼,那阵子流行森林女!…未完待续…ps:很早以前就想写了。咳咳,不知道佟大看见了会不会气的吐血。大家表砸我。某苏弱弱的爬走。
评论 3 楼
女主对乔恩的感情分析:最近看下来,觉得女主现在还没搞清楚自己对乔恩的感情是爱情还是亲情女主重生后第一个对她好的人就是乔恩,尤其在所谓的亲生父母一家子极品的衬托下,对乔恩这个本来就英俊的成熟男人升起依赖喜欢的感情是非常正常的加之,乔恩因为对女主的怜惜和有求必应与“亲生”父母对艾德琳抛弃和漠视,使得女主在陌生的环境下对乔恩更加依赖要不乔恩后来出国摄影,女主也是要跟着同行更不用说,重生前女主从小缺乏真正的父爱,突然出现这种似父似友的人,使重生后的彷徨有了一定纾解因为雏鸟之情,加上又是一直两个人在湖边小屋一起生活,这种和人群有一定距离的生活使得乔恩成了唯一的依赖对象也同时产生了占有欲而这种占有欲是因为怕被乔恩抛弃而产生的,要不出了什么事情总会想瞒着乔恩,怕他知道后生气或感到自己是麻烦比如和诺南去海边玩结果生病进医院和回国后因母亲那些极品亲戚发病进医院,女主都是要求身边的人保密,不能让乔恩知道这种怕被亲人抛弃的感觉在从中国回到法国后变得更加强烈,当然主导的原因是王秋的母亲,但对女主来说母亲电话里的冷淡可谓是压垮骆驼的那最后一根稻草这也使女主在潜意识里更加抓紧对乔恩的感情,加之前世也没有什么交过男朋友的经历,无从比较下,使得不知怎么来定位这种感情,导致近来爱对乔恩乱发小脾气但这种感情只是亲情的一种演变,而不是什么爱情女主对乔恩信任不足,怕被嫌弃或当成“怪物”导致面对乔恩时也无法放开心防好的交流这样的相处下来,乔恩也感觉到不妥,要不每次发现或被告知女主的“天才”时也不会有那种自嘲的语气相比下,女主对诺南的信任就变得很特别诺南和女主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每次都是来去匆匆,但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诺南成了女主最信任的人会吹笛子,会电脑编程,会讲英语等等不属于一个普通法国5岁小女孩的事情在一开始就被诺南发现,加之后来两次生病住院要诺南保密,和诺南分享第一次见到亚瑟文后的好奇等等,这种不设防的信任和特别才是后面能交心的基础有意思的是,对诺南的特别都是女主潜意识下做出来的,要不前两章中和诺南那一个拥抱也不会让女主觉得一切忧虑都会消之云散期待后面女主能发现自己与乔恩之间那种别扭的相处方式和自己对诺南的不同这样正视自己对乔恩的感情,分析缘由后才能真正的调解前世身为王秋的那些心结,而只有放下前世的那些心结,女主才能好活出和享受今生
评论 4 楼
[长评]谁才是真正的Mrright?:她曾经来自中国一个巨结(巨纠结)的家庭。父亲是一个双性恋,阴阳怪气、贪财无情。母亲是一个懦弱极致的女人,没有主见且脾气固执。有一群极品亲戚,或贪财、或无良。她有一颗聪明的脑袋,但是与身俱来的冷漠和固执(遗传她妈),以及后天经历的种种,造就了一个独特(也许叫古怪)的她。在某年某月某一天,她成功了,然后,死了。再然后穿越了…她,变成一个有着美丽的外表,身体脆弱的法国小女孩。其实这一次她更不幸,不仅父母均不待见她,而且身患重病。也许就因为幼小,病弱,她没有了上辈子的自食其力,只能依靠他人。这一次她感受到了来自别人的无私的爱,内心开始慢慢变暖。其实她是个缺爱的女人,父亲是个变态,而母亲像个藤蔓,需要她的支持。她又是个极要强的女人,她一直支撑着自己,看似强大,实则内心非常脆弱,不然也不会经历了这些变得这么冷漠以及沉默。长大后的她,更是因为害怕更受伤而关闭了心门,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通通拒之。所以,我想说的是,曾经的她其实也有人爱,也有人关怀,在中国也是有阳光的!只是她自动屏蔽了而已。以上说了这么多呢,想说的还是本人在研究艾德林的性格。(说多了,不小心歪楼了)咳,我越说越觉得艾德林和亚瑟文好像。同样的很顽强,但是内心又是极度的脆弱。都很极端。同样的聪明、尖锐、沉默、绝美!他仿佛来自黑暗,有着黑暗缩拥有的复杂、交错、矛盾,却也有黑暗本源的纯净,如同堕落天使。so,我觉得亚瑟文和艾德林心灵契合度最高。说说诺南。如果说亚瑟文是血统上的王子,那么诺南才是女孩子们梦中的王子。高贵、优雅、有头脑、有绅士风度,并且长着典型王子脸(哈哈…)。然而,真正来自大家族的男孩没有童话故事里那个王子般阳光。虽然外表的亲和度很高,其实,是实打实的阴谋家。虚伪、。咳,当然,诺南在对待我们家艾德林的时候是真心真意的,虽然这几章写到他对艾德林的手段。(其实是佟大指使的!。在我们艾德林面前,他展现了出来的素单纯、有礼、阳光、温暖。还有乔恩,那个从王秋一重生,看见的第一个人。如果从王秋的实际年龄来讲,乔恩应该是最适合的人选。咳,当然大叔和萝莉也很有爱。乔恩,有一定的阅历,成熟,睿智,并有成熟男人独有的性感。他是我们家艾德林最亲爱的爸爸,大叔。与艾德林之间那种若有若无的暧昧气场(让某女鸡冻ing)。那种禁忌的感觉灰常给力。最后是那位目前好像在坐牢的孩纸。狄登。真心的说,他和艾德林的亲密指数最低,但是!他是本文出现的男配中最正常一个配对。唯一一个正常男孩!(唔,也许就是因为他正常了,佟大妈就指使他做了件不正常的事情)从此,踏上了怪弟弟路线。各位亲爱的书友们,乃们认为哪位才是艾德林的Mrright她该拥有一个长相绝美内心极端沉默寡言神经抽风的男朋友呢?还是改成为一个上流社会社交圈里的贵夫人呢?或者成为某大叔的专属萝莉?或者嫁给一个正常的只是有过犯罪记录的,有共同爱好(jsj)的老公?噢,我好像忘了一个人,那就是杰森。无视。继续。大家觉得素谁咧?
评论 5 楼
[其他]鞠躬感谢杏芸莉芳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这本书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评论 6 楼
我觉得自己老了,看了这部所谓的通话,感觉很复杂。是黑暗童话吗,里面有王子,有公主,有城堡,有美好的,也有恶魔和诅咒。只是感觉作者的人物设定太极端话,情节铺设的又太过庞大,对颜值的描述过多,似乎非常在意外人的看法,其实很多地方感觉累赘。最重要的是女主的性格和她破败的躯体。无论她重生在多么显贵的家庭,拥有多么绝世的容颜,开了多少外挂,不是公主就不是公主。她一直还是那个谨小慎微的,自卑的,怯懦的她。再说说她的身体,重生后的心脏实在是差到不行,在换个心脏之前的几百章里动不动急救,全怎充斥着压抑和憋屈,无论你多么光芒万丈都抵不过一个随时抽抽的身体。最后,我完全同意“一见王秋误终身”的说法,被她误的又何止是一人呢。我觉得女主的宿命论太重,看下来就是个不祥之人。